广告

起底FCoin上币黑色产业链,金钱背后谁是赢家?

FCoin创业板延续着这家交易所吸量的能力,这让我们对它背后的故事保持着强烈的兴趣。

FCoin的币改是一场混沌世界的水上芭蕾,在与外界不断碰撞出冲突革变的激流之时,也终结了任何可能存在的、单一化主导的交易所秩序。

问题是,鲜明的创新并不是产品得以流传的前提,在迈步前进的同时,FCoin的种种阵痛也在创新的边缘滋生。一个前进的巨人,必须首先保持自我步态的稳定,这是改革和发展并进的共识。

所以,当FCoin声称用户突破200万,继续飞跃发展时,却也正在失去既往用户、项目方交易天平的平衡。

6月底,FCoin正式对外宣布,将于7月2日正式推出“FCoin创业板”这个子品牌。其“交易既挖矿”的规则得到了保留,但更重要的是FCoin抛出的增长策略——

创业版的上币规则,采取“累计充值人数排名”上线的机制。按照各创业版支持币种的充值帐户数进行排名,每天统计榜单数据来决定上币项目。

依靠上市流通这个巨大诱饵,项目方会不遗余力地主动为FCoin用户空投,这加大了FCoin整体的流通价值,而由项目方主导的奖励投放,为FCoin带来了携带标记的种种用户。

什么概念?用户在FCoin注册会得到一个交易所分配的充提地址,这就是一个“充值用户单位”。一方面,鼓励社区用户参与FCoin注册,从而加速上币过程,这当然是策略之一;另一方面,上币还存在着一个隐秘策略,FCoin注册暂时无需KYC即可进行充值操作,这给了项目方和“黑产”接触的动力。

围绕这两点,我找到了两条揭开FCoin隐秘逻辑的线索。

一.上币成本

“百万元即可登录交易所”,这成了币圈的笑谈。与火币、OKex的锁仓要求相比,FCoin的社区式玩法,直接将上币主导权交由“充值账户数”来进行识别判定。

一时间,种种社区空投计划,对数字货币投资者形成密集的信息轰炸。社群内召集用户提供FCoin地址,项目方进行空投,在过去一周内频繁发生。

但问题是,这些空投本身,明显已经畸形化地追求数量——不惜交易费用的上涨,也要完成定额定量的账户数充值指标。过去一周,以太坊矿工费用大程度波动,且大量转账金额惊人的一致,这与各大社群内的糖果投放形成了逻辑呼应与关联。

由于FCoin当前只支持ERC20代币,我们根据全网公开的以太坊账本,就能获悉真实的所谓“上币费用”。

我对此进行了数据研究。

和以太坊的近期拥堵类似,数据的激增可能只是一个渐进过程;为了追踪FCoin上币交易费用发生的变化,我们选取FCoin创业板开市当天(7月2日)和最近(7月5日)的上币通证进行对比研究。

BLZ是FCoin创业板中最早上市的币种之一,首先对它进行了研究分析。

截止7月6日15:30,其Holders总计有超过21200个地址,Transfers总计64115次。本人下载了其转账数据,分析前,我们首先需要定义“上币费用”。

一个共识是,符合空投特征,也即转账金额(Quantity)相同,且金额明显偏小,转账时间高度连续(Age),那么认定其为项目方的糖果空投就是有把握的。

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研究符合空投条件的所有转账记录,它们转账过程耗费的矿工费用(Tx Cost)总和,就是“上币费用”。

如上图所示,我们首先按时间维度横向展开BLZ的交易笔数,进而得到单位时间内的交易次数分布。可以看到,名为BLZ的token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几乎没有交易记录,而就在登陆FCoin前,其交易次数极具增长,最高触及15000笔的峰值。

根据以太坊转账费用分布,我将其和相同时间发生的交易笔数分项相乘,再列项求和,就得到交易总费用。按此逻辑,估算得到BLZ在“空投”上花费的上币费用为6~10万元。

同理,我抓取IFOOD的代币转账数据,也做类似分析,IFOOD在7月5日被FCoin公告为新一批创业板上市币种。估算得到IFOOD仅在“空投”上花费的上币费用为20~30万元。

这也意味着,FCoin的账户充值难度将随时间逐渐递减,因为预先上币的项目方,依靠社群宣传营销获得的地址,在转账留下了地址记录后,增加了该记录成为后续上币项目方“顺牵羔羊”的可能性,后续遍历的难度大大减小。

当然,因为这种策略对所有人都是透明的,上币项目的竞争程度并没有减弱。但我们敢保证的是,以后登榜FCoin创业板,“入榜充值人数”这项分割上榜与不上榜的门槛数据,将呈现持续升高的趋势。

二.刷量费用

此刷量非彼刷量。

FCoin交易即挖矿的方式使得交易流水得到快速拉升,这是刷量的旧闻。我这里要谈的,是FCoin项目方的用户充值。

为什么?在一个全网信息大爆炸,社区治理屡屡失控的当下,微信群打开率不足10%,平均阅读率低于3%,依靠所谓社区真能找到这么多的FCoin用户吗?

我不相信。特别是,当FCoin的代币充值,已与KYC认证脱轨,营造出充值流程的简单化,这说明FCoin某种程度上默许了操作空间的存在。

在一个熊市背景下,围绕这一线索,一个更大的黑产世界出现在我们眼前。

“流量商”宣称可为项目方提供大额数量的FCoin用户账户地址。通过新申请或联络组织已经拥有FCoin账号的用户,它们让项目方的空投找到了确定的目标。

调侃一句,“流量商”的存在,成了FCoin独有的“MCN”体系,将空投、用户、项目方,衔接为完整的闭环,一起嵌套进“上市”的新衣之中。

微信有大V矩阵分发,微博有直通车广告联盟,交易所如今也有了黑产生存的寻租领地。

截止发文前,某项目方微信群内,持续有人公开叫卖上币服务。最早的糖果空投已经名存实亡,被花钱购买地址的上币策略架空。关于这20万地址,文章末尾还会再次提到。

按FCoin目前创业板榜单排名,最后一名(第20名)需要9300位以上的“累计充值人数”。不妨假设,项目方社区拥有5000名左右的用户,其需要补充4300名用户,需要花费数万到几十万元不等。面对“上币”套现离场的诱惑,这个价格并不高。当然,需要注意的是,上市交易如果本身就是为了套现,那么虚增的交易地址也许并不能够确保流通量的充裕。

一种新的刷量,包装了用户增长和上市的梦想,正在对FCoin的生态健康造成威胁。

有意思的是,黑产中有人甚至声称认识FCoin内部人士,可以确保“刷量”的可靠,以此让我们相信他的信誉。我们也将微信语音录了下来放在文章末尾,大家可以自行感受这种制度创新同时带来的畸变。

三.结语

借由中国改革的历史来对比FCoin的颠覆,我们觉得有一定的价值——即稳定的步态才能让FCoin发展得以持续,新的上币模式为行业带来了全新的意义,这是我们乐于见到的创新;但以流量为产品思维中心,限制住了FCoin的体系扩展——即便FCoin比我们更清楚什么是好的模式。

别忘了以上说过的,流动性的突然激增并不等同于过程上的持续。比如,以上分析的两个币种,最近24小时的交易量分别为164ETH和47ETH,这并不是一个能和上市的喜悦并提的数据。

1989年春,邓小平在会见来华访问的美国总统乔治·布什时说过一句金句:中国的问题,压倒一切的是需要稳定。没有稳定的环境,什么都搞不成,已经取得的成果也会失掉。

FCoin方向明晰,但当下创业板的竞争却也近似处于失衡的状态。由平台、项目方主演的博弈对决,因为掺杂了平台的增长收益和项目方利益,变得复杂、敏感、暧昧。

我真心希望,FCoin能走向健康和稳定,尽早地转变获取用户为第一要义的流量思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