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比特维度2019年新年一个区块,达成共识

   回到原点

2011年高考作文题目是《回到原点》,写的是什么,我已经忘记了。2018年最后的几个月,我的人生在浑浑噩噩中再次回到了原点。这失业的几个月。我开始了创业生涯。这是这个特殊的创业。是一次从零开始的试验。我发觉我做了许多读书时代想要做的事情,做自己的应用,做自己的网站,写自己的想法,让自己的兴趣变成了自己的事业。这也是区块链这个圈子的魅力。每个参与其中的人,扎身进去而无法自拔。
两个多月前,我和同学朋友们,一位叫Alex,一位叫Walliam,还有一位前同事John,组成了比特维度团队。团队参与了多条上线运营的公链团队社区的治理。我直觉现在能存活下来的公链运营下来团队都是有前景,因为公链其实是基金的延伸,现在每一条公链团队都是有一支基金会支持,公链把基金透明和开放,让创意者可以自由的在上面创造应用。正如公链首先应用在基金的链改,目测公链技术很快不仅会逐渐应用各行各业,未来这几年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TO B)的链改,用区块链来改造行业和升级自身。而公链的最终走向应该是公链可信云计算,让每个开发者/团队都可以很方便的开发和部署应用。现在的云不能称之为云计算,他们是“阿里”云,“腾讯”云,“亚马逊”云,说白了就是阿里的机房,腾讯的机房…。
参与公链社区实践的过程中,我从一个POW/Proof Of Work(工作量证明)共识算法的信仰者,转变成DPOS/delegated proof of stake(委托权益证明)算法实践者,再从这其中实践的过程,变回是一个POW的共识者。因为POW共识算法更为去中心化,也就是说比特币的去中心化的程度最高,去中心化程度越高,共识也越稳,在未来的价值也更高。DPOS共识是一种高效的共识算法,但在去中心化的过程会容易演变成一个垄断过程,因为DPOS机制在去中心化演中,很容易会出现只出钱不出力的现象。所以DPOS共识也许更可能应用在颠覆现有的公司制度,因为它比现有的公司组织制度更为高效。人类这两百年的来绝大部分财富是由公司制完成,那么如果DPOS共识算法会不会在未来革新这种生产的组织关系制度,我们拭目以待。从技术的角度看,DPOS显然不是区块链的未来,就像我们其实并不实际需要一个EOS(像window系统一样使用区块链,而EOS远远还没做到)这样的一个系统。其实我们只需要一个比特币的闪电网络就可以能建立一个高可用的交易系统,一个全人类共享的支付系统,而不是现在paypal,支付宝,微信支付,网银等等。基于这个去中心化的支付系统,现有的互联网应用才会重新洗一次牌。但这一切都还在竞争和发展当中。
我们团队和其他区块链团队不一样,我们团队没有牛人,我们只是很普通的区块链爱好者,所以我们团队没有那些号称有11年区块链研究经验的常青藤。我们团队的三个主要成员大概是13年初买的比特币,进入圈子。团队里主要我主要研究技术和开发,Alex虽然没有深入研究技术,但这些年他一直关注着区块链技术的进展,很多我不知道的项目,他都有比较深的关注。前些年他一直怂恿我关注以太坊、EOS,但是因为我忙于其他工作,而且我也不炒币,没有认真的去研究这些新出现的技术,这时的区块链已经不是我想象中,而我还在刚开始比特币莱特币的那样的局限了,所以错过了很多。后来的开始工作的日子里,我去了传统的行业和古典互联网折腾了几年,没什么成果。但也是这些经验,让我从在2018年我又回到了区块链行业,和在我开始摸索区块链技术后,才深刻理解区块链是可以改变这个世界,虽然我不能。但区块链发展从一开始就是会不停涌现像BM和v神这样的牛人,他们拥有改变世界的能力,也会不停的涌现出牛逼的团队,去做着各种各样的独立的创新。
传统/商业社会最大的作恶是垄断,包括权力垄断。区块链时代来临的时代,会是一个打破垄断的时代,是一个鼓励个体能动性的时代,发挥创造的时代。区块链时代的到来垄断的中心不是个体,而是去中心化的code,决定code的权力自由竞争共识得来的。我们比特维度团队成立是做这些理念的推波助澜者。我们憧憬code is law的时代,比特维度也正是code is law理念的践行者。
在和行业内很多的人交流当中,现在区块链行业有点匍匐前进,眼前的区块链的币圈还是链圈似乎在兜圈,已经没有ICO时候的币圈一天,人间一年的疯狂。其实ICO时代是一个理念很好的时代。但ICO首先被政策禁止,然后被市场抛弃,这其中主要的问题还是行业初期的非理性,透支了市场的信任,被市场抛弃主要是ICO真正的问题在于博弈失衡,也没有去中心化。但是我的判断是区块链现阶段依然只适合在金融上大展身手,其它地方仍然需要很长的路。互联网时代也可说是金融落地应用的延伸。我想:如果马云当年没有孙正义投他2000万美金,他是极难做起来的。但是如果有区块链私募,凭借他的口才和远见,他依然能通过私募来完成这些工作。而孙正义和普通的买币者的区别在于,孙正义选择了马云,而普通投资者在疯狂中容易选择了戴威。选择戴威的只能愿赌服输。而选择马云的会让自己享受阿里的红利。
互联网时代是一个竞争大于合作的年代,所以出现了不停的巨头不断蚕食新团队的时代,而且这个过程还会不断地加重。而区块链时代是一个合作大于竞争的时代,是一个价值互联的时代,你不必担心谁去复制你。谁牛逼,谁去实现,我直接投你的token就行了。而壮大的团队中又会分化出牛逼的小团队去继续革新。所以大多数区块链公司从一开始就不要想着做区块链的事情,而是通过私募到的资源,来做互联网的事,依赖社区的力量,可以比做古典互联网更为高效,也更有爆发力,把原本属于巨头互联网的红利薅过来,从而实现去中心化。
眼前的区块链时代现在还未到大区块链的时代,也正在经历一个又一个原点。真正的区块链时代是一个不缺资金的时代,是解决资金的时代,利用区块链来解决碎片化资产的时代,实现碎片化资金的高效流转,降低交易中信任成本,从而创造巨大的财富。所以比特维度在融资多次失败后,决定不融资了。我们等待着这时代,也参与着这个时代。
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比特币的出现,先知们看到了,人类出现了“黄金”拐点。而区块链也许是人类的一次回到原点,一次不需要刀剑,不需要枪炮就能实现的回到原点。一次人民重新夺回铸币权的机会,一次经济基础再次决定上层建筑的一场去中心化革命。
                                 

——by kilmas

相关文章